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站长曹明霞:这些天,说最多的是“谢谢配合”

“谢谢大家的配合。”曹明霞总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她是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的站长。4月27日,劲松北社区都城心屿小区因发现新冠阳性病例被封控,此后,曹明霞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担负着小区里近600户居民的生活。

各种各样的诉求扑面而来,取快递、买药、就医、解除健康宝弹窗、开居家证明、帮忙转交文件,她每小时能接十七八个电话,只要有空就赶紧回信息。“居民觉得你能够帮到他,所以才找你。”她不忽视任何一位居民,遇到情绪激动、着急的,一句“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几点都行”,就能让人安心。

做社区工作整十年,她对居民的理解换来了信任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也得以稳步推进。

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站长曹明霞:这些天,说最多的是“谢谢配合”

刚刚为居民完成入户核酸检测的曹明霞(左)。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曹明霞的自述:

“不到现场不踏实”

4月26日晚上,我在办公室值夜班。前一天,劲松北社区被纳入临时管控区,也开展了大规模核酸检测。我忙完手头的工作,大约凌晨两点,刚躺下,就收到了电话和微信通知,一位居民确诊了。

其实,每次核酸筛查都像闯关,没有(确诊)时,担惊受怕,既然有了,就只能是一个字――干。我立马起身,边穿防护服边想,每个单元、每一户是什么情况,确诊病例都去过哪里。来到患者住的楼门口,领导们都在场,等疾控人员也到位,我向他们介绍完小区基本情况后,就一起进去,开始配合流调工作。

患者所在的都城心屿小区,虽只有一个楼,但有642套房间。后期摸排发现,实际住了528户,因为前段时间,有些密接和次密接人员已经被转运去集中隔离。这些天,他们也在陆续返回。

27日白天,我们为患者所在的单元居民做入户核酸检测,其他单元居民有序下楼做检测。每个单元有两个门,为了减少人员聚集、交叉感染,我们让居民从一个门出、另一个门进。那天一直下雨,防护服里面,我只穿了前一天穿的短袖,还挺冷的。

那天,安贞街道工作人员驰援劲松。我们一起入户,当晚完成了患者所在单元的居民信息登记,也告知了管控期间的注意事项。都城心屿的居民相对年轻,平时关注新闻信息比较多,对此有心理准备,也比较理解。

直到晚上十点,我才吃上第一口饭,喝上第一口水。第二天早上6点多,我又到小区,看看人员是不是都到了岗,快递有没有运上楼、垃圾有没有清下楼,不到现场就觉得不踏实。每次到确诊病例所在楼层做核酸时,一般是我带着医生去,我觉得还是得把风险放在自己身上。

28日,整个都城心屿升级为封控区。小区里流动人口很多,不少居民在外出差,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弄清楚每家到底住了几个人,具体是什么情况,其他工作才能在此基础上开展。当晚,东湖街道的工作人员也驰援劲松,我们便完成了1到5单元居民的入户信息登记工作,组建了微信群,告知居民小区处于什么状态、我们都做了什么、后期将要做什么、大家要配合什么。每位社工都在群昵称里写明了身份和名字,也告诉居民,这个群就是解决疫情期间所有诉求的最快联系途径。

那些天,我入驻小区,慢慢发现,在不同的时间,居民有不同的问题。封控第二天,有人在网上订的电视和大件家电到了,但我们只能优先保证米面粮油等生活必需品的配送。第三、四天的时候,居民空闲下来,开始收拾屋子,把不要的衣服、毛绒玩具往外清。我只能劝一下,让大家先找个角落来存放,等解封后再搬下楼。毕竟我们人力不足,真的运不下来。

封控前三天是最忙乱的,虽然我们有预案,但真遇到这种情况,人员安排、沟通、磨合,还有居民适应、配合,都需要时间。这也算是我第一次经历封控,虽然在2020年,小区也有过病例,但当时只是对其他居民进行健康监测,所以也没什么经验。

渐渐地,工作顺利开展起来。五一那天,政府提供了爱心蔬菜礼包,还有企业捐赠了牛奶和面包等物资,我们的运输组从中午到晚上十点,一直在配送。有居民跟我说,蔬菜都带着幸福的味道。后来,居民还会在群里发照片,晒晒自己做的美食,还有人喝酒,邀请大家隔着屏幕干个杯,自娱自乐。

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站长曹明霞:这些天,说最多的是“谢谢配合”

居民在微信群里分享自己做的美食。受访者供图

不会忽视任何一位居民

居民有生活需求,比如买菜、就医、买药、解除健康宝弹窗、开具居家证明,我们都是要尽力去满足的,尽力减少疫情对他们工作、生活的影响。

其中最让人着急的,就是就医问题。五一那天,有个大爷在家里晕倒了,我们第一时间赶到,协调街道的就医组,联系了120,对大爷进行了转运。从出事到救护车到达,也就20分钟的时间。我们的人员陪同他到垂杨柳医院进行救治,晚上又把他送回家,大爷的家人很感谢。

在购药方面,安贞和东湖的志愿队伍给了我们一些指导。我们准备了一些大号的、能收口的、结实的袋子,先去有需求的居民家里,收证件和材料,扔到袋子里,再给志愿者,志愿者带着去医院开药,把药品装进去,拿回来,我们再穿上防护服去给居民送,这样就不会乱。

疫情期间,的确会碰到居民不理解的情况。有居民打我电话,遇到忙线,就说要投诉我。还有一次,我在做核酸,有居民因为不愿意足不出户闹情绪,可能当时我工作压力也比较大,看着队伍,我就流眼泪了,但边哭也得边做工作。

其实我觉得没关系,发泄完情绪,只要配合我就好,这些天我说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谢谢大家配合”。有时,可能没太多时间和居民详细解释一些问题,有的人觉得被忽视,但我们不会忽视任何人。

大部分居民还是理解我们的。比如,有人在微信群里发消息,急着要拿外卖或者快递,我们可能在做核酸,没有及时回复,居民就会互相回复,“你不要着急,前两天已经发通知了,你去看公告,快递配送是有时间安排的,你不要催他们了。”有时候,早上6点多,我们要入户做核酸,担心居民没起床或者有情绪,我就会多说一句“理解一下,克服下困难”,但居民会说,“没问题,不论群里通知我几点做,我都等着。”

因为大家的配合,约600户居民的核酸检测,大概7个小时就能完成。我们给居民发图片,告诉他们,用什么姿势拿身份证能让我们扫得更快。居民非常配合,都按照标准动作来。有时一敲门,立刻就开门,一家老少每人都举着身份证,排队等着。

有的居民,很怕给我们添麻烦。前些天,有个阿姨眼睛疼了一宿,觉得我们忙,心疼我们,就自己联系了医院,药品被快递送到楼下后,才向我们求助。一般来说,考虑到消毒问题,我们是上午收垃圾,下午送快递,人员不交叉使用。但特事特办,因为药品也是有期限的,我们马上去大门口找快递,第一时间送上楼。

其实,疫情以来,我们和居民更亲近了。之前有一次,一位居民在银行工作,有重要文件需要送到单位签字,但他要居家,我就骑着自行车帮他送。还有个居民,我曾经帮她解决过健康码错赋红码的问题,她很感激。这次,她问我住址,跟我说,“我能理解你,最起码我孩子在身边,但你见不到孩子、照顾不了家里,我给你儿子寄点吃的。”我没有告诉她地址,但心意领了,和居民能处到这样的关系,我已经很知足了。

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站长曹明霞:这些天,说最多的是“谢谢配合”

曹明霞(最右)为志愿者扫码做核酸。受访者供图

八九十个微信群,一天用俩充电宝

这些天,我忙着做核酸检测、装门磁、处理居民需求、调配物资、安排陪诊就医。集中隔离人员回来后,我也要关注台账的调整,得知道社区整体的数据变化。

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基本上每个小时能接到十七八个电话。经常是在我接一个电话的时候,有四五个正往里打,微信通话也常显示我忙线。其实只要不是父母的电话,我都不害怕,我知道他们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找我的。知道我在封控区的时候,我妈就说了一句话,“每天有空的时候给我发个信息,告诉我你安全就行。”

我有八九十个微信群,未读消息数是看不到数字的,都是几个点。晚上忙完工作,或者说白天有空的话,我基本都抓着手机回信息。一天我得用两个充电宝。

有疫情的这两年多,加班是很正常的。有时候,想列一些工作计划,捋一捋思路,安排一下人员,可能还没说几句,就来人了,或来电话了,就得去处理各种各样的事儿,然后就到下班的点儿了。想写一些东西,只能是晚上加班写。我们都爱开玩笑说,“如果一天没加班,感觉就跟没上班似的。”

我们也基本没休过假,如果说要记倒休,大家都攒了有一二百天。如果一次性把攒下来的假期歇了,半年都不用上班了,真的是三年能干出四年的(工作)量。

所以,每一个社工都挺抛家舍业的。我经常回到家发现,家人都睡了,有时候甚至干一宿不回家。儿子今年9岁,但我现在也基本没时间管,只能抽空嘱咐一下爱人,“记得给孩子听写语文的生字,检查英语单词背没背过,可别落下了。”

家人很支持我的工作,在家里,我爱人做饭,婆婆收拾屋子,如果我特别累,回家在床上躺一天,他们都不会打扰我。儿子和我一起睡,有时,他起床了,会轻轻地走出房间,跟他们说,“谁都不许吵妈妈。”

儿子喜欢给我打QQ语音电话,但他也说,妈妈的QQ语音基本就没人接,信息也很少回。有一次,他给我发消息,让我准备个材料,第二天要带到学校。结果我太忙了,没看到,晚上回到家才发现。当时已经是凌晨,我赶紧出门找打印店,打印材料。

这些天,我一直没回家。一开始,儿子看不到我,一打电话就会哭,要找妈妈。从他出生到现在,第一次离开我这么久。如果给我个假期,我其实就想回家见见儿子,再好好睡一觉。

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站长曹明霞:这些天,说最多的是“谢谢配合”

准备为居民做核酸检测的曹明霞。受访者供图

“逃兵是不能当的”

我做社区工作有十年了。2012年的时候,我在一个培训机构做教务。因为压力太大,想着换工作,正碰到招社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就想着试试,然后就考上了。

我本来以为,这份工作就是帮人办证件、组织文体活动之类的,没想到还得做居民工作――每个社工都要包一栋楼,入户、走访,和居民沟通,但其实我也不排斥,居民多数还是友善的。平日里,我虽然不是特别爱说话的人,但如果居民有事找我,我还是挺愿意沟通的。

社区一直是热闹的。疫情前,居民找到你,常常是因为噪音扰民、停车位被占、小区清扫不及时的问题,文艺队的叔叔阿姨们想开展一些活动,也会找我们帮着协调场地。疫情之后,更多的就是健康宝弹窗一类的问题了,而且还常常能在社区里见到“大白”。活动也基本都是线上的了,去年,我们邀请过故宫小讲解员带大家线上游览故宫,也办过安全知识竞赛。今年,如果没有疫情,我们本想让大家见识见识皮影戏来着。

劲松北社区服务站站长曹明霞:这些天,说最多的是“谢谢配合”

曹明霞。受访者供图

十年间,我一直在劲松,从社工做到副书记、纪委书记,又到站长。一路走来,我好像比以前稳了很多,脾气也没那么急了。我接触了不少人,见识到了不同的生活状态和处境,尤其是比较困难的一些居民,让我对很多事情的认知也有改变。以前我总要求,事事都要尽善尽美,现在觉得,身体健康就行。

对于居委会来说,疫情带来了不少新的工作,但原有的工作任务也还在。累的时候,也想过不干了,但是就算要走,也不能在疫情期间离开,逃兵是不能当的。我们都住在这附近,家人也在这,和这里的居民相处得也很融洽。遇到事情就找居委会,这是居民对我们的一份信任;帮居民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会给我带来一种欣慰和快乐。

所以,我会坚持下去。现在,先做好疫情防控。等解封后,我还要继续推进今年的常规工作,比如老旧小区的楼道粉刷。

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只盼着疫情赶快过去,所有的医护、工作人员能好好休息,大家的生活都回到正轨。往大了说,就是愿山河无恙吧。我记得一开始,有居民在微信上说过几句话,感觉是都城心屿每位居民的心声,她说――

“封控三天了,收到了来自政府的两批爱心礼包,觉得满满都是幸福,就像外面的阳光一样。我相信,总有一天,疫情会过去,我们也能够看见阳光。”

新京报记者 彭冲

编辑 刘倩

校对 付春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