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吃住在配送站,和“大白”接力保封控小区物资配送不断档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 (记者程子姣)“平常不管有没有电梯,包裹有多重,我们都是送上门的。现在只能放到小区门口,交给大白。”天猫超市北京劲松站站长张辉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介绍,在不少封控小区,快递员和志愿者接力,保障物资的供应。

晚上8点,劲松站快递员朱建国才回到了配送站,晚上他就睡在配送站的沙发上。

从4月下旬,北京本轮疫情发生以来,朱建国一直住在配送站。5月12日,天猫超市宣布在北京的主要配送网络始终保持运转,但部分区域由于单量剧增,配送效率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天猫超市也正连同菜鸟,通过补充运力,保障生活物资的配送。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我从事保供工作,通过申请小区允许我出来,但是也说得很清楚,不允许再回去。”朱建国说,当时想着还是要工作,就直接住到了站里面。

像朱建国一样吃住在配送站的,共有四名快递员。由于事发比较突然,配送站并没有做宿舍的条件,他们把沙发当成床,找来了床垫,铺在地上也能凑合住。

配送站站长张辉回忆称,当时确定了快递员住处的防疫政策,是否还能上班;联系防疫办,办理通行证,确保从仓库发来的生活物资能够顺利入站。手机上的充电宝根本不敢拿下来,在一个跟一个电话中,无缝切换。

劲松站保持了运转,将近20名快递员全部在岗。如今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有几车快递从顺义仓拉过来,上午到的包裹一般是头天下午消费者下的订单。下午到的包裹,是消费者在上午下单的包裹。

包裹到站立即进行消杀。疫情前,站里到货的以轻小件为主,疫情之后以粮油米面、洗衣液、消毒液等大件明显增多,货更重了,卸车的时间更长。

天猫超市日常提供送货上门服务的。配送员朱建国配送的区域八成都是老小区,需要爬楼。现在虽然不用再配送上门,送到楼下,或者交由“大白”看管分配,或者是居民自行下楼取货,看上去没那么累了。

但是穿着防护服、戴口罩和手套工作,却一点也不轻松。“打个电话都要费很多事,还是希望尽快恢复到正常状态。”朱建国说。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柳宝庆

(责任编辑:冀文超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