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留口罩遗书后坠亡,遗书称“要把李老师告上法庭”?当地回应:老师没有体罚过学生

记者致电李老师,其家属接通电话,否认“拿酒未结账”一事,“事情发生后,李老师一直情绪不好,具体情况我不方便说,相关部门会有答复。”

5月11日,新黄河记者致电白银市育才学校,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称不清楚此事。

白银市教育局校园安全稳定科工作人员表示,白银市育才学校属于白银区,事发后,白银市教育局接到两次白银区教育局的调查报告,“包含死者的身份信息,警方的调查结果为排除他杀。”

另外,白银市教育局表示,调查报告中没有“口罩上写遗书”一事。“报告中表明,在校学生未发生校园欺凌事件,老师没有体罚或变相体罚过学生,也没有给学生施加压力。”

新黄河记者随后致电白银区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在校外发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如果在校内(发生)我们会有报告。”

男孩留口罩遗书后坠亡,遗书称“要把李老师告上法庭”?当地回应:老师没有体罚过学生

5月11日,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向程某某家属出具了非正常死亡证明。“警方已让我们确认排除他杀。”记者致电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负责此案的民警表示无法告知案情。“此案涉及未成年人隐私,无法透露案件具体情况。”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