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突发核战争,我们能找到什么食物?

如果突发核战争,我们能找到什么食物?

核冬季是指核武器爆炸引起全球性气温下降,届时全球气候和环境也将发生显著改变,目前研究人员表示,部分农作物可以在核冬季幸存下来,并作为人类的食物。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人类能在“核冬季”种植粮食吗?如果真的爆发核战争,是否会引发粮食危机?

核冬季是指核武器爆炸引起全球性气温下降,届时全球气候和环境也将发生显著改变,目前研究人员表示,部分农作物可以在核冬季幸存下来,并作为人类的食物。自冷战以来,美国和俄罗斯领导人一直对核战争保持高度警惕,即使国家之间发生局部核武器交火,也会对环境和社会造成灾难性破坏。

核冬季可能对全球粮食生产造成什么影响?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两名研究人员指出,一小部分人类可能会在核灾难中幸存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热带地区一些野生可食用植物和昆虫。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研究技术专家丹尼尔・温斯特德(Daniel Winstead)和林业资源教授迈克尔・雅各布森(Michael Jacobson)进行一项专项研究,致力于分析紧急粮食恢复能力研究项目,该研究报告于今年2月份发表在瑞典皇家科学院《人类环境杂志(Ambio)》期刊上,近期,伴随着俄罗斯和乌克兰战争持续交火,人们对核武器冲突的担忧重新燃起,从而这项研究变得更具相关性。

研究报告第一作者温斯特德说:“我完全不知道这与任何国际时事相关,我们进行这项研究的时机确实很巧合。”

阳光减少,温度降低

该研究指出,在包括火山爆发、流星撞击或者超新星爆炸等遮天蔽日的灾难中,核战争是最可能发生,也是最可能预防的。

一旦美国和俄罗斯两国库存大约4000枚核武器(占全球核武器总库存量90%以上)进行交火,将向大气层排放1.65亿吨烟尘,这些烟尘质量大约是3座吉萨金字塔总重量的11倍。

该研究报告称,像这样的核武器交火将使赤道附近照射阳光减少至40%以内,而在两极附近的照射阳光则减少至5%,全球温带地区将会遭受严寒,降水量大幅减少,该情况可能需要长达15年才能完全恢复。

永久冻土将逐渐覆盖北美洲、欧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在潮湿的热带森林,例如:刚果或者亚马逊盆地,降水量可能会在随后几年内减少90%。

此外,大规模核战争产生的烟尘将导致全球农作物至少4-5年歉收,但在最靠近赤道的热带地区,很少发生的极端温度变化,将为农业生产提供有利机会,能够养活灾难幸存者,无论是阳光立即照射或者几年之后阳光才能恢复。

可食用野生植物

这项研究试图确定哪些地区适应进行农业生产,以及什么植物在核战争后可能有效地生长。为了做到这一点,研究人员确定了邻近森林和热带地区的人口聚集区,并选择热带干森林和湿森林进行研究分析,接下来他们检查了247种野生可食用植物(WEPs),并选择了33种核战争后能够耕作或者被人类采集的植物。

他们将可食用野生植物分为七类:叶类蔬菜、种子、坚果、根茎、香料、含糖果实和蛋白质食物,这些可食用野生植物的分类标准包括:丰富性、易加工性、能量密度、必需维生素和矿物质,不需要冷藏就能长期储存,以及一年大部分时间可以采集收获。同时,研究指出,依据荫凉、干旱和低温耐受性特征,还选择了33种可食用野生植物,尽管数量较少。

温斯特德称,土著居民知道许多野生植物,并将其中一些昆虫纳入他们的日常饮食范围,一些生命力顽强的生物,例如:棕榈象鼻虫,这是一种富含脂肪和蛋白质的幼虫,人们可以将它们烤熟,磨成粉末,制作面包和汤。

他还指出,棕榈象鼻虫中浓缩脂肪和蛋白质中所含热量较高,30-40盒(特百惠保鲜盒装)棕榈象鼻虫就可以满足一个人每天全部热量需求,人们要做的是不断收集棕榈象鼻虫,然后将它们装入特百惠保鲜盒,放置在房间的角落里,这相当于一种食物储备方式。

其他可食用野生植物包括:魔芋,这是一种淀粉含量较高的根茎植物,可作为一种饥荒食物;木薯,它被称为全球第五大高热量植物;野生蚝蘑,一种富含蛋白质、矿物质、维生素和抗氧化剂的食物来源;萨福果(safou),一种油质水果,也被称为“非洲李子”,此外还有几种野生菠菜和苋菜,苋菜是亚洲和非洲常见的植物,很容易煮熟。

第二种类型可食用野生植物是核战争之后能够立即收集的种子和坚果,不是灾后再种植的其他农作物,它们包括:棕榈果、罗望子果、dilo种子、金合欢种子、桑比虫、猴面包树、山药和埃塞俄比亚蕉,埃塞俄比亚蕉也被称为全球最大的蔬菜之一,也被称为“假香蕉”。

温斯特德说:“它基本上是一棵香蕉树,人们吃的是树,而不是香蕉,在埃塞俄比亚饥荒期间,许多是靠这种植物充饥饱腹,猴面包树也非常有用,它的水分可让人们无限期地进行饮用,它的果实营养丰富且易于储存,人们还可以吃猴面包树的叶子和根茎。虽然我还没有吃过这些可食用野生植物,但我非常想尝试一下。”

总体而言,温斯特德希望通过这项研究提高人们对可食用野生植物的认知(除了证实核战争有多糟糕),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全地食用,无论是现在,还是潜在的灾难性未来时刻。

温斯特德说:“生物多样性不仅让全球物种丰富,还有很多用途,全球有数以万计可供食用的植物,更重要的是通过保护这些植物生长地区,我们就不会失生物多样性,并能确保灾后食物可用性。”

尽管可食用植物品种很多,但大多数仅以12种作物为食,温斯特德认为,全球饮食“西方化”可能导致人们丧失对野生植物食物的传统认知,古代部落女性一直承担着采集和准备食物的工作,她们对野生植物类食物的认知代代相传,然而,随着近代工业化发展,女性对野生植物类食物了解甚少。

另一个问题是环境保护,温斯特德称,森林砍伐已经危及一些野生菠菜,一些蕃薯类植物也面临着风险,现在就帮助粮食产量恢复能力,可以让我们对未来灾难做好应对准备,当然,它是否会发生在地平线上形成蘑菇云之前,目前人们无法预知猜测。

温斯特德说:“我们有很多机会去做正确的事情,我们拥有足够的土地,如果人们真的愿意合作,不为自己囤积食物,我认为会有许多选择方案,同时还需要一些善意的人们做出改变决策。”(叶倾城)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