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4月25日下午,河北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前白枣山村,陈国平牵着一只画着腮红、驮着一顶绿色帽子的大鹅走进摄像机镜头,按照脚本的内容,他和自己的“鹅搭档”,一起与村里的“骗子”斗智斗勇。

不时有认识、不认识的人跑来找他合影聊天,最后都会问上一句,“真辞了呀?”陈国平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点头肯定。

半个月前,45岁的陈国平还是“反诈警官老陈”,通过连麦PK网红,在半年多时间里,陈国平成为了现象级的网红。

一边是穿着制服的“反诈警官”,一边是“千奇百怪”的网红主播――西厂公公、孙悟空、猪八戒、小萝莉,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双方连线或严肃,或“逗乐”,不时将反诈知识夹杂其中。短短几天时间,“反诈警官老陈”拥有了500万粉丝,有媒体称,因为他的推广,国家反诈中心APP曾登上多个应用商店下载榜第一位。

4月8日中午,陈国平通过短视频平台称他已经辞去公职。与快速爆红时一样,陈国平突如其来的辞职,也冲上了热搜。

今后的路要怎么走?陈国平说自己也没有太明确的方向。“我靠自己的能力,一定不会差。”

“反诈警官老陈”通过连麦PK网红,在半年多时间里,他成为了现象级的网红。剥洋葱视频出品

“流量密码”

“您好,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宋志强看着屏幕另一侧的“警察叔叔”愣住了,此时的他穿着网购的“太监服”――龙纹长袍、黑色斗篷、配有白色珍珠链子的太监帽,白色的眼影拉到鬓角,身后还有两个穿着红色太监服的“小跟班”。

宋志强收起笑容,朝镜头前凑了凑,“我是搞笑的,我啥事都没犯。”他又紧张地加了句“绝对的良民,他将左手放在眉心敬了个礼,假的长指甲横在白色的眼影上。另一边的警察陈国平依然一脸严肃,“守法就好。国家反诈中心APP没下载的话记得下载。”

直播结束,陈国平将刚刚录下的连麦画面以短视频的形式发在网上,这条视频很快就“火”了,获得一百三十多万点赞,播放量达到三千多万。

短视频平台跟着嗅到了“火爆”的味道。陈国平在两大短视频平台的邀约下,开展了持续6个小时的直播,最高时同时有78万人在线观看。“当直播PK遇上警察”“警察为了反诈骗有多努力”等话题上了热搜,阅读量超过6亿,陈国平一周内涨粉超过300万,国家反诈中心APP的下载量一时激增。

陈国平没有想过会通过PK连麦的形式突然爆红。之前直播时,直播间的观众有时只有几百人。

陈国平原是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警大队反诈中心民警。2017年,海港分局刑警大队反电诈中队成立,因为陈国平在做刑警期间负责破获过几起新型犯罪案件,就调他过去。成立之初只有3名办案民警和1名辅警。新型诈骗的方式总是层出不穷,陈国平坦言,自己最初接触时也是蒙的,摸不清怎么回事。新型网络犯罪的一个特点是“非接触”,犯罪分子在外地,他一年有二百多天都在出差当中。

很多案子即使是破了,受害者也很难追回被骗的款项,“我浑身是铁也碾不了几个钉”。陈国平想,要从根源上宣传反诈骗。一次,他看到自己的母亲“沉迷”短视频,受到启发,试着开账号直播。“我算是最早一批做直播的公职人员。”

陈国平说自己本身“不会讲话”,早些年他们破案,电视台来采访,他看到镜头就紧张,讲得磕磕绊绊。最开始直播,说话时要想半天,总停顿。“有人说你怎么磕巴,替我着急。”最初在局里直播时,中心一起办案的两个民警还会陪着他。

后来,他发现有一个比较火的主播和别人PK连麦时,开场就说“我乃导师XX,请问对方什么主播?”陈国平就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也可以通过PK的形式宣传反诈。

他开始借鉴这样的开场白:“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

有媒体评论称,陈国平的这次摸索是抓住了“流量密码”。人们显然喜欢观看直播间的“牛鬼蛇神”撞见“正道之光”时的慌张,他们下意识的反应让人觉得搞笑又真实。

质疑也伴随而来,“有人说我为什么和妖魔鬼怪连麦”。他所连线的主播有的游走在平台方“管控”的边缘,他第一个连线的“男扮女装”的主播之后再没有和他联系,原因是当时短视频平台正在查处“男扮女装”的行为,他不敢太冒风头;宋志强表示他最初也将陈国平取关了,他此前因为“cosplay”(角色扮演)被封过号。

陈国平说,他一开始也有点心虚,因为他还没见过国内有其他警察PK连麦,“不确定是否恰当”。

几天后,陈国平就释然了,“真正的妖魔鬼怪是诈骗分子”,他在中央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中回应说。白岩松则在节目中评价他的行为是一种“志愿者”行为。

“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2021年9月初,陈国平和宋志强PK连麦,一边是穿着制服的“反诈警官”,一边是“西厂公公”,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网络截图

百万打赏争议

3月27日晚上7点多,陈国平正准备PK连麦时,突然出现的红色音乐盒占据了半个屏幕,上面写有“嘉年华”三个大字,在屏幕的正中间不停地旋转、消失,下一个紧随其后又出现,这是该短视频平台的最高打赏“嘉年华”的展示画面。陈国平知道一个“嘉年华”的价格,3000元人民币。

差不多20个“嘉年华”在直播间滚动播放以后,陈国平着急地大声喊道,“别刷了”。最后在直播间粉丝的提醒下他才知道,刷打赏的是一个网名叫做“简单”的人,已经刷完礼物走了。这场直播,“简单”刷了333个嘉年华,价值100万。陈国平回忆,听到数字时,他蒙了。

陈国平告诉记者,那天他通过自己的私人账号“老陈生活号”参加了短视频平台“助力疫情防控”的公益直播。在这场直播中,陈国平打开了打赏功能,4天后,他晒出79万余元的捐款证书(直播收入合计1194333元,税后794657.31元)。给出百万打赏的“简单”,“只知道他是一个神秘人,在互联网上打赏了很多人。”

但指责声并未随之停息。高额的打赏,把陈国平推向舆论浪尖:“公职人员能开直播接受打赏吗?”

陈国平说,收到百万打赏以后,海港分局的电话一直没有断过,“全是打过来举报我的,甚至影响了分局正常的工作。” 秦皇岛市公安局也在第一时间找他谈话,了解情况。

也有人质疑他在官方账号发布的视频都会@自己的小号,为什么要向小号引流?

陈国平解释,当时他同时在两个账号上直播,一个是海港分局的官方账号,“用于宣传反诈知识”,另一个是他自己的生活账号,“用来和大家开个玩笑,聊聊天”。

他从三月初开始在自己的私人账号上直播时开通打赏,一共进行了5场。陈国平说,开通打赏功能,希望以此做慈善,是受原昭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现任伊犁州文旅局副局长贺娇龙的启发。“这不是个好事嘛。”

贺娇龙曾在抖音账号的视频中提到,自己在直播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其他收益,比如说直播间的礼物打赏,还有平台的直播奖励。2020年6月,她牵头成立了贺县长说昭苏公益团队,这些收益全部作为公益基金。

3月19日,陈国平发布的视频显示,他将16984.41元的打赏收入全部捐给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共抗吉林疫情”项目,“评论区全是赞扬,如果没有这100万打赏,这一切都还在进行着。”

山东齐鲁(淄博)律师事务所苗雨律师表示,“国家公职人员在自媒体平台发布作品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以及单位规章制度等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五十九条第(十六)项规定,公务员应当遵纪守法,不得违反有关规定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私人账号引流、以特殊身份获得打赏等,如果处理不当,存在被认定为‘从事营利性活动’的可能。”

陈国平说,他从来没想过将打赏所得据为己有,也没有通过参加“活动”获利。2021年下半年以来,他常在电视媒体上“露脸”,但因为是“公职人员身份”,对方只报销了食宿、交通费用,没有拿过额外的补贴。

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政工科一工作人员表示,分局此前不知道陈国平开通打赏的事情。

“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2022年4月26日,陈国平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 陈亚杰 摄

辞职

4月8日,陈国平通过个人短视频平台发布消息,称已经辞去公职,今后将以个人身份开展公益宣传。

跟爆火时一样,陈国平辞职的消息,冲上了微博热搜,阅读量超过1亿次。

事后陈国平解释,他辞职的主要原因是两次网暴,一次是他和一个在柬埔寨工作的主播连麦,后者被网友怀疑是电信诈骗嫌疑分子。网友们指责陈国平在连麦时不应该“微笑”,另一次就是这次接受百万打赏。

陈国平说,收到百万打赏之后没几天,他便提交了辞职报告,他说自己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妻子也是在他提交报告后才知道的。

4月12日,他在直播中短暂露面,这是一场为解答网友疑惑举办的“发布会”。“给大家一个说法。”他说:“越是长时间不出来,大家越猜来猜去,对我和单位都没好处。”

有媒体统计,4月12日,陈国平说了三次“不能给队伍抹黑”,三次“活在当下”,三次“正能量”,直播间洋溢着“迈入新生活”的氛围。“所有的意见我都听一听,从自身找原因,谁能无过呢?”

两次被网暴的“意外”只被简单提及,“出现舆情了,带来负面了,给我们的队伍抹黑了,我对得起谁呀?”然后他不再多说,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上。“大家知道我有严重的风湿,身体也确实不能兼顾。”身体原因,被他总结为导致辞职的直接原因。

“从开始到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我有团队,我没有。”陈国平说:“拍视频的人都是在一起玩的(朋友),我们也没有经费。” 从2021年9月之后,他便自己一个人在家中直播。

资料显示,“港城金盾”(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对外宣传公众号)一共发布过八条提及“陈国平”的文章,去年9月26日发布的海港市公安局召开全市公安机关打好“八大攻坚战”专项行动动员部署大会中,提到“深入推广海港分局基层民警陈国平利用自媒体创新反诈宣传的方式和经验,持续减少电诈案件发案。”2017年的文章中,陈国平的头衔还是“中队长”,2020年10月的一篇文章中,他的头衔为“民警”。陈国平表示,他做了十几年的“副科级”,在2021年9月前已经辞去了副科级的职务。

在直播中谈到脱下警服的一刻,他有些哽咽了,“人总是要有感情的,辞职也意味着我放弃了过往的荣誉。”他称自己离职时还没来得及和同事吃上一顿送别餐。

海港分局政工科工作人员表示,辞职是陈国平的个人选择,分局不方便接受采访。“如果陈国平未来从事与反诈相关的公益活动,需要海港分局支持的时候,分局也会积极支持。”

记者注意到,之前拥有五百多万粉丝的“反诈警官老陈”已经改名为“海港反诈中心”,认证为秦皇岛市海港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中心的官方账号,最后更新的日期停留在3月27日,也就是陈国平收到百万打赏的那一天。

“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2022年4月25日,陈国平参与短片拍摄,当时场景是陈国平给村民讲解反诈知识,新京报记者陈亚杰摄

辞职后,陈国平有了更多的时间往老家跑。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七十多岁,陈国平兄弟姐妹几人都在秦皇岛市工作,父母不愿意到市区生活,守着老家的四间平房,耕着农田。

饭桌上,陈国平总是第一个吃完的,不抽烟、不喝酒,他说这是当兵时保留下来的习惯,他还会把衣服叠整齐放在包里,工作不忙的时候就跑上五公里。喜欢喝茶,保温杯不离手。

陈国平父亲给他取名“国平”,寓意“国家平安”。父亲很羡慕军人,陈国平18岁时,便在父亲的建议下去当兵了。2006年,陈国平从部队转业,开始做警察。按照陈国平的说法,刚开始他被分到秦皇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这些年,他做过刑警、缉过毒。

多年的警察生活也在他的性格中留下了特征,面对网上的诸多质疑,陈国平表示“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但我的内心还是比较强大的,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想不开。”他讲起自己早年间做缉毒警察,为了追赶嫌疑人的车辆,加大马力,从旁边超车,逼停对方;和毒贩“做交易”准备实施抓捕时,因为枪把太长,一直没掏出来,紧张得直冒汗,“生死都闯过来的人。”

陈国平家境优越在采访过他的记者之间不是秘密,他穿着简单普通,但也会穿露出名牌标识的衣服。他平时直播的地点在秦皇岛老城区的一栋别墅的顶楼。陈国平说,这是他亲戚的住宅,亲戚一家在外地,自己只是“借用”。

他说,他的经济条件尚可,“军转的时候有一年时间在家,就和我的同学做投资。”

“坚持有韧劲,待人好。”是朋友杨大勇对他的评价,杨大勇在2021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跟陈国平一起拍摄反诈主题的小短片,但当时拍摄短片周期比较长,一两个月才出一个片子,最后便中断了。杨大勇没想到陈国平还在一直坚持做直播,“从2018年开始一直到现在。”

陈国平坦言自己是一个比较“轴”的人,“我到现在都认为自己做的是好事。”他不认可网暴的那些说法。

这种轴也表现在他最开始做直播时,遭受过多次的投诉、举报,“一般是举报我冒充警察,发表不当言论,穿警服直播。”他选择正面回击,“对方越是举报,我越要直播,加大宣传”,以前一星期直播三场,后来改为五场。陈国平晒出自己的直播记录,一年多直播时长5300小时,“不要看成功,看看背后多(少)付出”。

“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2022年4月23日,陈国平展示造谣他的视频,并点击了举报。新京报记者 陈亚杰 摄

“老陈来了”

陈国平辞职后,有网友评论说,“老陈眼中没光了”,陈国平解释说是因为自己接受网络打赏、被网暴之后,情绪比较低落。

在宣布辞职后的第14天,陈国平带着两个好友和一个拍摄团队,从秦皇岛市区回到青龙老家,开始为期五天的拍摄。

继续做短视频,是他此前就琢磨好的路子。他没有想过离开网络,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流量密码”,“很会发现问题、追热点”,他看好短视频平台的发展。

新的拍摄团队有七人,其中化妆师就有两个,拍摄的器材塞满了三辆私家车的后备厢。陈国平说有不少MCN公司、广告公司找他,“几乎每天都有”。这次合作团队的导演曾经参与过“国内知名网红的策划拍摄”。陈国平看了对方发过来的剧本、过往拍摄的视频,很满意。

新剧的名字叫《老陈来了》。他对新剧本的设想是,将三农、反诈、搞笑、反转四大要素在一个短片里融合,“我现在不是警察了,咱们不叫反诈,叫预防。”

在剧本里,他演一个“下来了”的人,在村里宣传反诈知识,识破骗局。

“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2022年4月25日,陈国平在拍摄短片,按照脚本的内容,他和自己的“鹅搭档”,一起与村里的“骗子”斗智斗勇。新京报记者 陈亚杰 摄

他对自己有一种自信,他形容自己未来拍摄的短视频“不可能不成功,没有万一”,“我口播一条视频的播放量就有一两百万,这种内容一定是五百万以上。”

跟陈国平合作的导演看到的则是商机,“我在里面至少埋了20个广告位,给鹅化妆,卖化妆品的不要找你吗?”

但拍摄进行得并不顺利,演骗子的是陈国平的好友王小东(化名),王小东没有表演经验,一个镜头拍了一百多遍,第二天上午,又一个镜头反复不过,王小东甚至想“罢演”。按照王小东的说法,自己之前没演过戏,陈国平选他参演是因为他的气质和角色像。“为了让老陈高兴”他就答应了。

陈国平计划五月中旬,去横店参演张浩的新电影。张浩为四平市本地演员,也是四平市公安局官方账号“四平警事”的主创团队之一。根据媒体报道, 2021年,由张浩执导的《四平警事之尖峰时刻》,取得了2914万分账票房。

5月3日,陈国平在自己的私人账号上发布了拍摄的短剧,截止到发稿,有9.5万的点赞,137条留言。他发朋友圈感慨,“这段子真不错,就是限制评论,流量上不去咋回事呢。”而该短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回复记者说,没有限流。

发完新拍摄的短剧的第二天,陈国平发布视频说,因为经费的原因,自己最近不会再拍短剧了。

至于今后做什么,陈国平说自己也没有太明确方向,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我靠自己的能力,一定不会差。”

新京报记者 陈亚杰 实习生 王亦心

编辑 胡杰 视频制作 戚厚磊 校对 吴兴发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