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抗疫前线 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投身抗疫前线 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邹宝红在引导做完核酸检测的市民离开。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投身抗疫前线 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昨日,海淀中关村(000931)街道一核酸检测点,中关村医院护士长邹宝红在为25岁的护士李春续绑手套。

5月11日,在海淀区中关村街道五道口停车场核酸检测点,刚吃完午饭的邹宝红就开始准备下午的工作。她要给护士们发放防疫用的消毒喷雾,保证身份信息登记、核酸取样等工作物资齐全。她还要安排好护士们下午的工作,在居民来核酸检测前,安排人员对检测点的环境进行消杀。

邹宝红是北京市中关村医院门诊社区系统的护士长。这一轮疫情来袭后,她和同事们投身到抗疫的前线,参与多轮区域核酸检测工作。这些天每天都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邹宝红说自己和同事们都处于一种疲惫但又随叫随到、随时能够进入战斗的状态。

早在2003年,邹宝红就主动请缨参与抗击“非典”的斗争,新冠暴发后也是第一时间就上了前线。年逾五十的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小区里的居民叫到我,打电话给我时,我就有一种被需要、被认可的收获感。”

谈现状

参与区域核酸检测 随时进入战斗状态

新京报:最近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邹宝红:近期我参与了海淀区10轮区域核酸检测工作,还参加了辖区内的一些应急突发处置,整体的工作状态其实是挺紧张的。

中关村医院负责街道17个点位的核酸检测工作,我所在的是中关村街道五道口停车场核酸检测点。我昨天晚上做好了数据收集的表格,今天早上六点多就把表格发给同事们。这些天我们每天都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我和同事们都处于一种疲惫但又随叫随到、随时能够进入战斗的状态。

除了核酸检测外,医院还在正常接诊。我作为门诊社区系统护士长,还要负责一些基本医疗、公共卫生服务的工作。另外,海淀区要求同步保障和服务好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工作,在新冠疫苗接种点,我也有一些工作要做。

新京报:在核酸检测点,你主要做哪些工作?

邹宝红:主要是协调引导、安排人员,还要做一些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另外要根据人员等候的情况随时调整取样点的数量,在现场待检人数偏多时多开设一条通道,以免人员等候太久或聚集太多。

前期我还要给我们医院的护士们培训。我们检测点是进行咽拭子采样,对居家隔离人员的入户采样则是要求鼻拭子采样,这些都要事先培训。

在检测点,我们要每2个小时上报一次数据,每2个小时进行一次封箱和样本转运的工作,在转运司机来之前,我得把采集的样本进行封箱和核对。

新京报:现在核酸检测常态化,你们团队每天大约采样多少人?

邹宝红:每天采集的量在5万到8万人不等。除了核酸检测点的工作,还有许多入户检测的工作。

我们的护士早晨要很早起来,晚上回来得很晚。尤其是前几轮核酸检测的时候,基本是早上六点半开始,到晚上八点才结束,其间还要进行入户采样。中关村街道的老楼比较多,有一天我们科的3个护士一共去了120户居民家进行核酸采样,穿着防护服爬楼梯,晚上回来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新京报:据了解你还做了一些应急处置的工作,能介绍一下吗?

邹宝红:5月4日晚上10点40分左右,我接到院领导的电话,说要安排人去阳性病例到访过的单位做应急处置,我立即提出就由我带人前往。

我带上医院临时协调的护士去了现场,疾控部门的工作人员看完,我们要采集环境样本。我作为带队的人,需要给同事分工,要指导他们怎么做、遇到问题应该怎么处理。最后做完消毒,处理完工作垃圾,我回到医院已经是次日凌晨3点半了。

谈经历

2020年就参与抗疫 克服恐惧完成任务

新京报:你参加过抗击“非典”的战斗,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邹宝红:那时我30多岁,作为入党积极分子,我主动申请“参战”。

2003年“五一”假期的一天,我们临时接到通知,说下午培训,第二天就进病房开展工作。我们采取每批工作2周的模式,期满退下来隔离一周,如果没有问题,就再上病区服务。

我那时候在永定路医院。我记得当时医院里有一个高中生,因为打球着凉发烧,在我们病区治疗。他自己在病房里闷闷不乐,饭也吃不下去几口,家里挺着急的。为了安抚他的情绪,我就陪他聊天、开导他,告诉他“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后来他慢慢开始说话,我们一起度过了那段时光,他妈妈后来还特意上我们家来感谢我。

新京报:有抗击“非典”的经验,在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中,也参与了不少工作吧?

邹宝红:我有抗击“非典”和抗“甲流”的经验。新冠来了,我也是第一时间就上了“前线”。

2020年我们科就接到任务,有一家人从武汉来,爸爸已经确诊了,妈妈和奶奶也是阳性。我们要组建团队,为这一家人做隔离保障服务。

那时大家还是挺恐惧的。我们要去处理他们的生活垃圾、做核酸采样并协助转诊。我当时就想,我不能害怕,我如果害怕,我手下的年轻人就能感觉到。最终我们顺利完成了任务,团队也安全地回来了。

谈职业

护士不仅是在做护理 需要综合能力

新京报:你做护士多久了?怎么理解自己的职业?

邹宝红:我今年51岁了,1989年参加工作,已工作30余年了。

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每一步可能都离不开护理人员。护士并不像有些人认为的,就是打针发药、辅助医生。随着医学的发展,护理专业已经发展为一级学科。

尤其在基层的护士,更能凸显护理人员的综合能力。比如我们社区的护士,要去为居家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一些护理服务,这不单纯是完成一次治疗,而是要对其家庭、照顾者和患者自身进行详细评估,同时还涉及对疾病发展的评判,比如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等。这都需要护士有全面的、综合的能力,所以其实护士从业要求是很高的。

从我个人来讲,我更喜欢默默无闻奉献着的自己。当我走在小区里,居民叫我一声,或者打来电话――“护士长,我有个问题想咨询”时,这种被需要、被认可的感觉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新京报记者 吴为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