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危机中,寻回温情暖暖的熟人社会

■ 观察家

恰恰因为病毒这个共同的敌人,人们的心理距离反而更近了。

毫无疑问,疫情改变了世界,但有些人与人之间最本真的东西,却未曾动摇,甚至愈加凸显出来。

北京本轮疫情以来,不少社区被划为封控区、管控区,社区居民的生活切入一种非常态的防疫模式。封控、管控不可避免地影响居民原有的生活秩序,但总体上,绝大多数人的生活依然在有条不紊地运行,柴米油盐,娱乐健身,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除了政府与社区的有力协调组织、市场力量的充分发挥之外,也离不开邻里之间的彼此照应,相互扶持。

某种程度上,疫情加速了都市从陌生人社会向熟人社会的回归。以往点头之交的“陌生人”,现在成了一起团购的“战友”;曾经叫不上名字的邻居,成了“一锅吃饭”的“家人”;独自居住的老人应急药没了,社区志愿者主动帮忙领取;某家做了什么美味的菜肴,邻居这时候也能分享到香喷喷的一碗……

疫情期间,这种互帮互助成了社区居民的一种“新常态”,也让以往“最熟悉的陌生人”,感受到了久违的邻里亲情,温情暖暖的熟人社会回到了人们的日常。

曾经,我们对这种交往模式并不陌生。不过,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市场经济的发育,尤其是新世纪以来互联网对社交模式的重塑,传统的熟人社会大大萎缩了,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水泥般的现代都市社会。

疫情是一个转折点。两年前,疫情初起时,为防范病毒传播,人们戴上了口罩,刻意拉大了彼此间的距离。但当时间一长,人们发现物理上的距离无法隔绝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甚至,恰恰因为病毒这个共同的敌人,人们的心理距离反而更近了。

这次疫情让我们重新思考、论证,传统熟人社会在现代都市何以可能,也让我们意识到,尽管借助工业化与互联网,个体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但我们并不是不需要“社区”、不需要“熟人”,在任何一次危机面前,团结一致都比单打独斗更重要。

这次疫情,也在学界掀起了如何渡过这场人类危机的大讨论。25年前因为写出过《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而暴得大名的贾雷德・戴蒙德再次被推到前台。他对新冠疫情危机提出的应对方案之一就是,向传统社会寻找解决之道,用传统的方式教养子女,赡养老人,应对危险,解决争端。

正如戴蒙德所强调的,传统并非什么都不好,也有值得羡慕的地方。在当前的语境下,用传统熟人社会的交往法则抗击疫情,可以产生非凡的价值,因为相互扶持、彼此信任以及得当有序的组织,是人类战胜任何一次危机的基石。

□新京报评论员 王言虎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推荐阅读